2016陳鎰森個展

Solo Exhibition of Eston Tan

We must understand that childbirth is fundamentally a spiritual, as well as a physical,

achievement. The birth of child is the ultimate perfection of human love. - Grantly Dick

 

生之頌 Creation of Life

" If we are to heal the planet, we must begin by healing Birthing.. "

- Agnes Sallet Von Tannenberg

 

12.0312.31

開幕座談會 Opening Forum 12.10 (Sat.) 15:00

與談人 獨立藝評 呂學卿 VS. 藝術家 陳鎰森

陳鎰森 寶貝,媽愛你 -1 The Bond -1  油彩 畫布 153 x 92  (70號) 2016 .JPG

陳鎰森 寶貝,媽愛你 -1 The Bond -1  油彩 畫布 153 x 92  (70號) 2016 

 

8歲立志當藝術家 刻苦自學成畫家

陳鎰森名揚海外                         

                                                                                                  馬來西亞 光明日報/何欣瑜.2016.09.21

小時候,我們總是在作文裡寫下自己的志願和理想,並對未來的自己充滿了憧憬,但究竟有多少人能在經過歲月的洗禮和現實的考驗後,依舊堅守著最初的志願? 本地畫家陳鎰森自幼便立志當藝術家,而他也在跨過重重障礙和考驗後,終於揚名海外。現在的他多是以愛、真誠及和諧的心,通過畫作賜福和祝福,並希望每一位收藏他的畫作的人士都可以蒙福。當其他孩子把畫畫當作塗鴉時,8歲的陳鎰森就已經立下志向,決定長大後要當藝術家,並開始拜師學畫。那時候的他每天都用紙筆記錄他的生活,9歲那一年,他就已經開始為實踐志向而尋找適合自己的學校,並把目標鎖定為馬來西亞藝術學院(MIA)。10歲那一年,因為家貧,他唯有通過半工讀的方式繼續學業,並把所賺到的錢都用來買畫具和畫紙。到了初中,雖然他暫停上繪畫課,但他在課餘時間依然沉迷於繪畫世界裡。當時,不曾正式學畫的他或許並沒有太多繪畫的技巧,但這也讓他因此得以自由發揮。而他在自學的同時也開班授課,教小孩作畫,他笑稱自己在這段時期把“教學”這兩個字發揮得淋漓盡致。17歲那年,馬來西亞藝術學院通過舉辦繪畫比賽的方式提供獎學金給得獎者。而自由不設限的繪畫方式讓他那自成一格的風格受到賞識,並因此成功在兩千多名參賽者中脫穎而出。

每週來回隆檳學畫教畫

不過,他在該學院僅唸了一年的純美術,便因為家人的憂慮而轉到The One Academy唸廣告設計科系。在吉隆坡求學期間,他每逢週五即自學繪畫,週六才回到檳城教畫,週日再返回吉隆坡準備週一上課。在The One Academy求學期間,陳鎰森因受到導師何秋華的影響,而開始大量閱讀書籍,並學習許多概念性知識,擴大自己的視野和見聞。2008年是陳鎰森第一次衝出海外,但他也由此揚名國際。過去這些年來,他曾在許多國家舉辦個展,且作品深受藝術界的好評。擅長油畫的他畫風鮮明,風格獨特,讓人一眼即可認出他的畫作。走在堅持夢想這條路上,現年44歲的陳鎰森認為,熱忱、意志力、正確心態和紀律缺一不可。“以前看到很多人學畫,學的是老師的技巧,而不是創作的精神。比賽是一個很好的觀摩機會,但很多人卻是為了得獎而參賽。”

用劣質紙學會控制水份

雖然在堅持夢想的路上並非一帆風順,但每一個困境到頭來都讓陳鎰森穫益匪淺。陳鎰森曾經因為車禍意外及鼻竇炎而有近兩年的時間停止繪畫,療養身體。當時,為了生活,他到素食餐廳打工。餐廳業主則把他的畫作掛在餐廳裡,使他的畫作獲得台灣藝術界人士欣賞,進而讓他獲得在台灣舉辦個展的機會。他說,他幼時作畫時,因為家境貧困,所以他用的都是最便宜的紙張。“我用的是那種每100張才售4令吉的紙,紙質不好又容易破,但這類紙質反而讓我慢慢學會控制作畫時所需用的水份和時間。”
“困境不一定是壞事,它可以磨練我們的心智。”他披露,他在上第一堂繪畫課時,是哭著去上課的。自小在鄉下生活的他為了學畫,第一次到城裡去。“那時候很害怕啊,小時候都住在鄉下,第一次去到城市所以很怕。”他的畫畫啟蒙老師是林俊芳老師。

媽媽是重要推手

媽媽在陳鎰森的成長路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甚至可以說,媽媽是陳鎰森當上藝術家的重要推手。在他年幼努力作畫的時候,媽媽把他對畫畫的興趣看在眼裡。而來自書香世家的媽媽深明教育的重要性,更覺得有必要讓孩子掌握一項技能,因此,儘管生活並不寬裕,媽媽仍堅持讓他學畫。在以前那個經濟捉襟見肘的年代,能夠吃得飽穿得暖又可上學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但媽媽竟還堅持讓他學畫,因此引起身邊一些人的非議。“那時候還有人對媽媽說,你的生活都不好過了,你竟然還讓孩子去學畫。媽媽覺得自尊受損,過後要我馬上畫給她看,然後繼續給我鼓勵。”學畫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初中才中斷,那時候,雖然他沒再學畫,媽媽卻依舊鼓勵他繼續繪畫。

減低物質欲望堅持走下去

陳鎰森的畫作的口碑非常好,在海外更是深受歡迎,近幾年來,他把發展主力和重心都放在海外。儘管如此,來自檳城的他依然心繫大馬,從來沒有想過放棄大馬的國籍或離開這塊土生土長的國土。“曾經也有加拿大的收藏家建議我到哪裏去,但對我來說,根很重要,不管身在何處,根永遠在同一個地方,這樣我會感覺比較踏實。”此外,陳鎰森自幼立志當藝術家後,在成長路上,他的志向不曾動搖或改變,讓人佩服他的意志堅定。“曾經一起學畫的朋友,有的當上老師,有的也已往其他方面發展。”
當朋友相聚一堂時,看到朋友們生活無憂,他也曾羨慕,但他心裏卻也清楚明瞭自己的志向。“我們不能什麼都要,我想要走這條路,就要把物質和欲望減到最低,並要能夠承受這條路所帶來的苦。只有走過去,我才能看得更高更遠。”

堅持志向免生命留遺憾

藝術家的路從來都不好走,難道陳鎰森沒有想過放棄或轉換跑道?“我後來沒有去當老師,沒有去做其他的事情,那是因為我從小就想要當藝術家,並沒有要做其他事情。”
他在學院求學時曾當過助教,並深深瞭解到這並不是自己想要走的路,同時,他也認為,作為一名老師,不應該只懂得學生需要懂的東西。他深諳“人生不能重來”的道理,而他也不想在年老回顧自己的一生時才發現自己的生命留下遺憾,所以,他才會堅持走自己想走的路。

音樂助走過創作便秘期

創作路上難免遇上瓶頸,陳鎰森把它們視為成長和突破自己的過程。在籌備一次畫展前夕,他面對了“創作便秘期”,始終無法畫出自己想要的東西,讓他甚為低落,並把原定的畫展延後。“儘管當時的作品已經得到很高的評價,但我並不開心,並覺得自己需要沉澱。”當時,一名到其畫室的朋友通過音樂助他走過了這一段低潮期,讓他接下來的作品創下另一個高峰。
“那是我和妻子第一次出國時聽到的峇厘島音樂,也是我過後一直尋找都找不到的音樂,而這些音樂就這樣觸動我。“凡事要沉得住氣。”他這麼說。蛻變是邁向成熟期必經的過程,他不想僅用一種風格走到最後。此外,溫和謙虛的陳鎰森在訪談中也不時調侃自己,並把自己作畫的過程喻為乩童作法,讓人啼笑皆非。
“一顆平靜的心很重要。只有心定下來了,才能把事情做好。”因此,他作畫前都會先讓自己沉靜下來。每一次作畫,每一幅作品,都有其意義,也都帶著他對世間的祝福。創作需要源源不絕的靈感,陳鎰森把生活條件維持在基本和簡單合理的情況下,不讓世間的紛紛擾擾打亂了生活,影響了創作。

不為商業利益作畫

每一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堅持,對陳鎰森來說,他絕對不會以商業利益作為繪畫的出發點。
每一幅畫、每一項作品都是他的心血結晶,從構思、收集資料到作品完成,他全憑感覺和耗盡心思去做,因此,他的作品有其獨特的風格,且常能帶出強烈的訊息。“如果完全依據一個人的要求去作畫,最後畫出來的都不是我的作品了,我不希望留下一幅不屬於自己的畫作。”

感恩妻子一路支持

陳鎰森與妻子育有3名子女。提起妻子,他臉上盡顯柔情,並對妻子一路給予他的支持感激不盡。“還記得剛剛結婚時,我是兩袖清風,什麼都沒有,但她既沒嫌棄也不埋怨,就一路跟?我睡地板。我說,我的錢要留著舉辦畫展,她完全支持。”
沒想到千辛萬苦籌備的畫展最後卻莫名被拒絕,讓他沮喪不已。就在這時,NN畫廊的負責人與他接洽,並願意替他舉辦畫展,而這也是他在本地舉辦的第一場個展,這份恩情,讓他銘記在心。現在的陳鎰森已是一名在藝術界裡佔有一席之地的藝術家,儘管已經苦盡甘來,他的妻子也不會要求大富大貴的生活。對於妻子的體諒和支持,以及NN畫廊負責人對他的恩情,他沒齒難忘。

 

創作者介紹

日帝藝術HELIOS GALLREY

日帝藝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