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人間

February World

 

童武義 個展

Tung Wu Yi Solo Exhibition

2016.08.02 08.23

開幕座談會 2016. 8.06 (Sat.) 3:00pm

與談人︰白適銘 教授VS.童武義 藝術家

 

童武義 二月人間 07 水彩 紙本 111x61.5 cm (34號) 2016.jpg

童武義 二月人間 07 水彩 紙本 111x61.5 cm (34號) 2016

 

作為社會記憶的風景—

談童武義「二月人間」展及其家園集體意識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 教授

白適銘

隨著現代化的急速推進,鄉野、山林、村落等觀念已漸自人類土地開發史的領域消失,不斷擴張的工業文明不僅對上述概念造成侵蝕,更導致其意義的不斷改觀,風景,最終僅能作為一種社會記憶殘存於歷史之中。童武義雖出生於農家,然日後離鄉背井所造成的都市化、異地化等,已迫使其原鄉疏離矛盾的不斷增長。返鄉行動帶來的彌補機會,彩筆因成為其重構個人、地方歷史的工具,一幅幅風光旖旎、充滿人文溫度的鄉野景觀,宛若自年少僅存的記憶中再次甦醒。這些仍以「鄉野」形式存在的集體風景,並未以破敗的懷舊形式被書寫,反之,卻取代以溫馨、和諧及愉悅。此種嶄新視覺邏輯所刻意塑造的,即是風景自身價值所在的「應有」形式,尤其是處於鄉野中似曾相似的家園或童年奔馳的大地等。風景的回歸,促使童武義藉由清新超逸的筆緻、空靈內斂的色調及層次分明的構景,理性轉化鄉土主義的過度晦澀與多愁善感,成功地將風景的意義提升至精神紀念碑的層次。不論是煙雲繾綣的南國山村或風雪凜冽的北地邊塞,清晨或黃昏,幽光普照、節理分明的形象背後,潛藏著濃郁、凝鍊的土地情感投射,強化風景召喚浪子的力量,超越了故鄉、他鄉的地理界線,並賦予其重生的不滅力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日帝藝術 的頭像
日帝藝術

日帝藝術HELIOS GALLREY

日帝藝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