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人間尤瑋毅個展

   Will Yu Solo Exhibition

      The Paradise Underneath The Horizontal Line 

    出海。尋找心中的潘朵拉 

    展期  2015.09.01~09.30

          開幕座談會  2015.09.05()PM3:00

           主持人 Focus焦點藝術雜誌總編李依依

           藝評家  賴駿杰

          藝術家  尤瑋毅

          尤瑋毅 「游」戲人間-22  油彩 畫布 194x259 cm 2015  

           尤瑋毅 「游」戲人間-22 油彩畫布 194X259cm 2015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強者莫之能勝。
 以其無以易之,弱之勝強,柔之勝剛,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尤瑋毅

在男人與女人永無休止的追逐與爭戰中,榮格看到人類心靈無意識的渴望,他認為男女在無意識中,有另一

個性格潛藏在背後,他稱這心靈的投射與追逐是我們內在的Animus與Anima。這說明著人類無論時男性或女

性,或剛或柔,潛意識下都有另一種相反的性格,如我們在面對生活環境裡的各種束縛與壓迫時,有人會以

強硬、抵抗與不願屈服的”硬”態度來做公開面貌,卻遺忘了我們有協調、退讓、完善的一面。藉由榮格的

理論一談,筆者認為人們在繁忙的社會活動下,漸漸遺忘忽略了孩童時期的初真及生活的情感面。當自身處

於隱私空間時,容易出現另一種自我形象,而這種無束縛的形象其實也充滿童貞特質,這是調節外在衝突下

所產生的內在恆定,對榮格來說Animus與Anima是與自己跟集體潛意識溝通所得到的原型,對於人的追求深

化,以及自我整合協調下的完整是一條必經的道路。

 

水面下— 談尤瑋毅「游戲人間」系列符號隱喻的背後

賴駿杰

要談尤瑋毅的創作,簡單,也不簡單。簡單的是,藝術家已然給定詮釋的空間,從畫面元素、內容,乃至隱

喻,都佔據在他的計畫進程中。另一方面,某方面而言這也成為討論其創作的一道屏障。這樣的屏障,卻也

完美(或許也弔詭)地回應其系列創作中最核心的畫面元素:水。一言蔽之,水不僅被藝術家所用以象徵一

種柔軟、澄澈的母性保護,大膽地講,它也透露出藝術家在經營畫面時所設想的心思:看見,與不見。水,

就其符號脈絡而言,從未見的母體、浴缸、泳池,以至大海,被引以之為一個人社會化的人生歷程。自有界

限的安全領域,到無邊際且充滿未知險惡的社會大海;從玩具的有條件餵養,至無從規範的探索與抓取,或

許都反映了藝術家所謂「潘朵拉之盒」的宿命。潘朵拉的盒子,不只是宿命,同時也是一種悖論 

在早期「游戲人間」系列延續過去「男人語彙」之硬筆風格,在「水」的沖刷下,除了筆觸與色調愈顯溫和、

柔順,場景也隨之改變。「游戲人間」#9、10甚至沒有給出場景的暗示,即便畫面中的大片暖紫色提示了

在溫度。然而,與後來以女性為主要人物的系列相比,#9、10,乃至於#15與#16,男人的輪廓邊線也

若消融於熱氣中。另一方面,在其筆下的男性肌膚也顯得壓抑,內在的壓力彷彿隨時會迸逆而出—暫時的

遊戲或為一出口。

藝術家或多或少在畫面經營出如此的對比衝突,這是一種對普遍社會評價的質疑:誰說男人一定堅毅,而女

性又必須柔弱呢?最後,游向浩瀚大海的總是女性。尤瑋毅的「遊戲人間」不僅關注對處世價值的反思,也

應被視為一部以繪畫寫成的當代女性成長史。同時,更是藝術家對自我的重新認識與審視。回過頭來看,代

表一種社會尺度與規範的「場景」,也一路從浴缸而至無所不包的大海,最後則以海的意象指向了個人最早

所賴以為生的羊水。以水為脈絡的場景轉換,其中空間感知的變化或許才是考量的重點。母體中,胎兒的空

間感知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探索,唯一可供辨識的即為內在與母親的連結;以此而言,或許胎兒時期的自我意

識與感知最為強烈。相反地,有框限的浴池做為起點,如何能劃出主體形塑的逃逸路線,或許提供了觀看「

遊戲人間」系列的另一視角——潘朵拉的盒子自始即註定被開啟。

 

未完的裸像樣本

記2015尤瑋毅「『游』戲人間」個展
文/游原一 

以裸身作為繪畫表現的尤瑋毅,此一決定是否過於倉促?「裸像」在西方藝術史上已是重要創作議題,無論

係強調男性裸身的英雄氣魄,或表現女性胴體的完美勻稱,相關傑出作品早已不勝枚舉。究竟,面對這根深

蒂固的傳統題材,他應如何重新作出自主性的詮釋,才能有別於既存框架,這是他無可迴避的難題。
在「『游』戲人間」裡,尤瑋毅靜靜地凝視人體,一方面記錄著女性身體那從容而美麗的時刻,另一方面則

摹繪著男性身體那放鬆且自在的狀態。他所描繪的女身,有著悠閒的態度、象徵的姿態與白皙滑緻的膚質,

映襯之下,其刻劃的男體,除延續該系列作品一貫的閒適氣質外,更富有趨於某種病態與失焦迷濛的神情樣

貌。從他籌劃作品的片段推敲,顯然,尤瑋毅關心的是一種特定寫實理想化的再現傳統。整體言之,「裸像

意旨貫穿其作,各作品既獨立呈現又系列並置。「『游』戲人間」的作品特質殘留過往經營「男人語彙」的

慣性,部署作品的邏輯大都是個別圖繪作品,再醞釀、串聯出整體的視覺性主體。

「『游』戲人間」係尤瑋毅希冀透過繪畫來剖析人性深層情感面的嘗試演練,無論是畫面水景的設定、或玩

具物件的算計,均凸顯他企圖以暗藏的線索來喚醒觀者潛意識中對於美好境界的嚮往。尤瑋毅選擇那極具實

感的色塊來打造人物肌膚,且輔以諧謔的物品來狀擬他對於身體與物件之間的設想,從早期的香蕉到近期的

小鴨,諸多配件看似明說卻是暗喻,雖是細節但卻充滿畫面,每每總能替其作品增加刺點(Punctum),讓

這些刺點毫不修飾的穿透觀者心緒,這是卓殊的。
在那粼粼波光中的裸身映象中,有著使人百感交集的故事。拉開尤瑋毅創作概念的涵蓋面,我們其實可以預

設他的創作是以一種個體生存疏離現象作為社會緊張壓力的反射狀態,這是他未來作品發展可期的創作路徑。

尤瑋毅,一面馳騁於浪漫空靈的想像,一面卻興嘆現實際遇的殘酷,以其清澄深邃的畫風,叩問人生的歡愉

憾恨,這係令人玩味。關於尤瑋毅與「他和她」的裸像情節,一切未完待續……

 

 日帝藝術

  台北市104中山區錦州街2419

   9,Lane 241,Jin Zhou St, Jhongshan District, Taipei, Taiwan                             

   T +886-2 2517 1359

   Mail:heliosgallery2014@gmail.com

  營業時間/13:00-19:00 (周日.一公休)

 

創作者介紹

日帝藝術HELIOS GALLREY

日帝藝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